再见了菜园坝

时间:2019-09-06

  

再见了菜园坝

  曾经的菜园坝,凌晨车水马龙,人声鼎沸。天还没亮,工人棒棒就忙活起来,还有数不清的私家车来这买水果,市场里卖水果的嬢嬢不讲价,爱买不买随便你,傲娇得很。

  如今皇冠大扶梯已变成了重庆网红的景点,从亚洲第一长也变成了亚洲第二。大家来这姑且把它算成重庆的一个标志建筑,来这拍个照打个卡,除了少数来打卡的游客,就是扶梯口处两排纳凉的人群,在这一段路上,生活在这里仿佛变得静止。

  很多外地人靠着一辆绿皮火车来重庆,从菜园坝开始认识了这座城市。而对重庆人来说,菜园坝是第一站,很多人第一次从菜园坝离开了家。

  就在玩乐酱走到火车站附近买水的时候,老板娘谈起这个菜园坝,这样和玩乐酱说。

  而现在,来这里坐火车的人越来越少了,玩乐酱看到外面的小商贩比赶来坐火车的人多,售票大厅还悬挂着老式的吊扇,连成一排的窗口就剩下冷冷清清,便宜的绿皮火车再也没有人愿意来坐。

  想吃撒子水果都是一箱一箱的整回来,“柠檬,5块钱一斤,提子,9块钱一斤…”

  不知道你们是否也有这样的经历,为了求学,凭着一纸通知书,和一张火车票,伴随着父母的期盼和不舍,离开了重庆,火车开了之后还偷偷低头抹了把眼泪。

  不久前菜园坝还被洪水淹过,“我们这的美女都走喽,说不定过不久我们也要搬走了。”

  烧烤摊会一直摆到凌晨2点,老板娘和老板一边说一边笑,玩乐酱只是想到如果不开了,这些工作到半夜的人,又去哪里可以喝酒吃肉。

  这是一对老夫妻开在菜园坝5年的烧烤摊,就火车站不远处。玩乐酱来的时候,几个桌子早已坐满了人。

  现在菜园坝的水果依旧新鲜,玩乐酱凌晨去的时候还能看到表面上的果粉,但来买水果的人已经没有那么多了,只有几个摊位上有买家,现在的人可以直接在网上买水果。

  “菜园坝人流少了,来吃的都是刚搬完货休息的工人。下雨,天热也得摆起啊,都是为了生活嘛。”

  火车站一票难求,经常连站票都买不到。“第一次坐火车去广州耍,愣是站了三天三夜。”

  那时来这里买水果,千万要捂好自己的钱包,“小心扒手,包包看好……”,这句话是很多年前批发市场最流行的一句话。

  对了,还要防骗子,三四十折一下就变成七八十,在这被坑的经历曾是多少人青春记忆。

  凉面,米线,烧烤……这些实话味道一般,但却经常在深夜中抚慰人们疲惫的胃,一群人就蹲在一个小摊上,狼吞虎咽地吃起来,但就是吃得很开心。

  我们都知道菜园坝的拆迁重建,一直都在规划中,虽然还没确切提上日程,但当看到稀疏的灯光,黑了灯的候车厅,生命中的第一站,玩乐酱已经知道,再见已是必然。

  这里有重庆第一个火车站,重庆长途汽车站,水果、木材等大型批发市场都聚集在此。

  后来地下书城搬走了,后来玩乐酱也都在网上买书了。如今只剩下无人问津的地下商场,悠闲到一起打牌的小商户。

  来地下书城买书的人很多,刚出来的参考书,一下子就被人哄抢完了,玩乐酱第一本考试用的参考书就在那儿买的。

  随着皇冠大扶梯人流变少,以前地下通道的商场很多也都关了门,玩乐酱走过地下通道的时候,想起了曾经的地下书城,以前经常会去菜园坝买书,这里藏着全重庆最便宜的正版书和盗版书,书多得都堆到了地上,早上开的早,下午一两点就关门了。

  不管现在身处何方,曾经的你肯定都在菜园坝留下过一份青春和回忆。第一次坐火车,第一次离开家,第一次在这买参考书,第一次在这被坑……

  还记得05年的时候,玩乐酱看到新闻上说,重庆站年运送旅客达近千万人次,累计运送2亿多旅客。火车站一眼望去,都是乌泱泱的人头,一不小心就得走丢。

  玩乐酱记得第一次坐这个扶梯的时候到火车站,30度的倾斜角,脚会不自觉地打颤颤,吓得立马抓稳旁边的扶手。

  我们从火车站出来,走到了凌晨才开的水果批发市场,说起菜园坝水果批发市场,大家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全重庆最便宜的水果都在这里了。

  老式绿皮火车上的车厢上,还夹杂着好多味道,那是种说不出来的感觉,过道到处挤满了人和行李架,那时却依旧觉得坐火车好洋气。

  一看到人走出来,还有一堆的嬢嬢和叔叔把人围起来。“妹儿,到哪点儿?”、“坐车不,还差一个人,上车就走。”

  因为旁边的梯坎实在太长太难走了,所以在1996年修建了这皇冠大扶梯,当时是亚洲第一长,每个扶梯一天客流量能达到13000人次/小时,坐个扶梯人都是脚跟对脚尖。

  几十年间,菜园坝周围开了数不尽的餐馆小吃,那些赶火车的人,还有忙碌过后休息的工人,第一顿饭都是在这里吃的。

  听嬢嬢说,每年这里都要被淹,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,就剩下像她这样的老太婆。

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
联系我们

400-500-8888

公司服务热线

奥门金沙网址